有人形容他是台湾的韩寒,又推出这部新着《阳痿美国》

图片 1

李敖父子日前双双接受专访。李敖17岁的儿子李戡称,虽然自己考上台湾大学,但他准备舍弃台大就读北大。

  “我所做的工作就是要拨乱反正,台湾的历史不是什么千古悬案,都是那么简单的历史,很容易就可以把它给证明出来。”台湾作家李敖之子李戡处女作《李戡戡乱记》日前由三联书店引进出版,该书痛揭深批台湾教科书、联考和学校这三个方面的诸多痼疾。17岁的李戡目前正在北京大学读书。他昨天接受采访时说,因为出版《李戡戡乱记》,他几乎成了台湾同学的公敌,但他跟他们不是一类人,所以也并不在乎。

图片 2

  资料图:李敖。

陈文茜还念出李戡的北大申请书:台湾是祖国的一部分,但是太狭小了。

  出书后遭同学唾骂

7月6日,李戡、李敖在《文茜与我们的人生故事》的录制现场

  最新一期香港《亚洲周刊》报道,李敖8月在两岸三地推出《阳痿美国》,书中大骂美国总统,放言不羁的他花了2年时间写就,全书近40万字。
  据报道,75岁的台湾文化人李敖,每天依然工作18小时。这两年来,他自称回到了写作的生命状态。8月,他在两岸三地将先后推出新着,李敖说,书名有点粗俗——《阳痿美国》,“阳痿”作动词用。放言不羁的他花了2年时间写就,全书近40万字。
  记者7月在台北见李敖,他谈到《阳痿美国》一书时说,此书写到44任中的43位美国总统。格罗弗克里夫兰,做过一任美国总统,落选一届后再度竞选成功。全书骂美国总统,“世界末日”、“末日审判”,“是批判美帝的”。
  李敖说,美国做了很多坏事,但美国的媒体、电影很强势,把美国做的坏事冲淡了,让人们都淡忘了,虽然它做了不少坏事,但人们还是喜欢美国,希望自己过美国那样的生活。中国人真要过美国人的生活,每个家庭拥有两辆轿车,这能行吗?一旦全世界都以美国为标准,都像美国那样生活,那样快速消耗资源,就会消耗三个地球的资源,就必须多排掉九个地球的污染。
  《阳痿美国》是李敖卸下台湾“立法委员”,重回写作老本行后拿出的第三本书,2007年11月,他推出《李敖议坛哀思录》,2008年4月又推出长篇小说《虚拟的17岁》,两年后的今天,又推出这部新着《阳痿美国》。愤世嫉俗的名笔名嘴李敖,在以往的书里和电视里骂了不少名人,犀利麻辣,不知这部《阳痿美国》会不会继续开骂,如何布兵摆阵?李敖说:“我动用了我的美国史资源,花了两年时间写成,是很用心写的。”
  他说,他明年计划写几本书,其中一本小说《第七十三件事》,骂国民党的,明年3月29日出版,这一天是黄花岗一百周年。3月29日是阴历,没有换算成阳历,直接当阳历的3月29日,10月10日“双十节”是阳历,阴历是8月18日,它是换算过了的。两个节日,一个换算,一个没有换算。明年是“911”10周年,他还会写一本关于“911”的书。
  李敖后继有人。他说,他儿子李戡也写了书。17岁的李戡今年同时被台湾大学和北京大学录取。一身反骨的李戡,出版的第一本书《李戡戡乱记》就是批判目前的教育体制。李敖说,儿子李戡深为教育制度所害,被这教育蒙骗了。他对教育现状强烈不满,说“自己做了很多烂题目、看了很多烂教科书”。
  7月,台湾名嘴陈文茜来香港书展演讲,李戡作为她的助手,一同前来香港书展参加活动。在回答“民进党与过去国民党教科书最大差别何在”时,李戡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过去国民党教出部分头脑不清的中国人,民进党执政时培养出一群仇视中国的外国人。”李戡今年考上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依据大陆新政策,他同时申请就读北京大学。北京大学录取了他。那天口试,地质系主任问他,地质系是冷门的系,你不考虑往后的出路,你为什么学地质系?李戡说,美国总统胡佛学的就是地质,是采矿工程师,中国总理温家宝学的也是地质。
  李敖与小他30岁的妻子王小屯育有一子一女,取名李戡、李谌。长期来,李敖对家人可谓极度保护,甚少让家人在媒体曝光。前不久,李敖李戡父子一起走进台湾名嘴陈文茜主持的电视节目《文茜的,与我们的人生故事》。素来言辞犀利的李敖,因宝贝儿子同在,始终脸面柔和,用陈文茜的话说,“李敖和儿子一起,变成侠骨柔情的爸爸了。”过去的两年,在阳明山,李敖独自住在远离台北市中心的书房,读书,写作。每周末,儿子会到这儿陪伴他,在厚厚而松软的地毯上过夜。父子情深,可见一斑。李敖预言:“儿子比我可怕,我只会越来越老,他会超越老爸,指日可待。”此外,父子俩还连手在“李敖李戡,双双落网”的博客(部落格)上发表文章。
  好久不露面的李敖又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依旧不改语出惊人的作风。

本报讯
据媒体报道,大作家李敖后继有人,年仅17岁的儿子李戡今年同时被台大与北大录取,而且一身“反骨”,出版的第一本书《李戡戡乱记》就是批判目前的教育体制。

  《李戡戡乱记》共五个部分:《“台湾史”的虚伪扭曲》《“公民与社会”的荒谬》《国文科的“去中国化”》《这算什么大学联考题目——比重失衡的命题》。书中,李戡列举了大量事实和对比表格,痛揭深批教科书、联考和学校这三个方面的痼疾,声讨教科书中历史、国文、公民与社会三科的荒谬内容,直陈台湾教育制度“肆其荼毒,祸害学子”。

  他视台湾的教育如“臭狗屎”,出了一本书专门对台湾的历史教科书进行“戡乱”。他放弃报读台大,转身拥抱北京大学。有人形容他是台湾的韩寒,但他回应说,我是李敖的儿子,做什么韩寒第二?这名血统上继承了李敖基因的少年,能成为学术与声名上的“李敖二世”吗?

李敖一生风流,最后情定小他30岁的王小屯,生下一儿一女,取名为李戡和李谌。一直对家人极度保护的他,甚少让妻儿曝光。

  李戡说,早在两年前,他就将教科书中出现的与历史不符等问题一一记载下来。“当时只是觉得写得过瘾,并没有出书的打算。但在网络上只有几百个人看,觉得如果写本书,看的人就多了,就有了这本书。”李戡说,为了搞清楚台湾教科书这些年来有多大变化、有多混乱,他数次出入台湾国立编译馆,忍着鼻子过敏的痛苦,在鼻涕横流中将台湾60余年来各个版本教科书仔细比较,进行了透彻研究。

  李戡

李敖日前难得与儿子李戡一起上陈文茜的“文茜的,与我们的人生故事”的电视节目,向来言辞犀利的李敖,也因宝贝儿子在旁,脸部线条显得柔和许多。陈文茜笑道:“李敖和儿子一起,变成侠骨柔情的爸爸。”

  《李戡戡乱记》今年5月在台湾出版,李戡因此遭到许多台湾同学的唾骂。“因为我在文章中写到他们。这些人整天只顾考高分,两耳不闻窗外事,当初考大学不去骂也能理解,如今考上大学了,还不敢面对过去最难受的那一段时期。”对于自己的处境,李戡用“孤独”来自况:“屠格涅夫有部散文集叫《猎人笔记》,里面讲到一个孤独的守陵人。他有一次抓到一个贼,想要打,后来被劝住,然后他对这个贼晓之以理。我就有点像这个守陵人,有正义感,可是又很孤独。”

  李敖与现任太太王小屯之子,1992年8月3日生。今年以优异成绩被北大经济学院录取,因放弃台湾大学而择北大,成为公众人物。7月底出版处女作《李戡戡乱记》,痛批台湾历史教科书。

李戡今年毕业,当年以一分之差没考上台湾建中,但在原来附中的自由校风中,于玩乐和学业中顺利取得平衡,保持优异成绩,但却对教育现况强烈不满,还说:“自己做了很多烂题目、看了很多烂教科书。”

  最崇拜的人是父亲

  李戡,这名17岁少年,因高调报考北京大学而成了新闻人物,这源于他的一个特别身份——李敖的儿子。显然,在父亲的光环下他才得以被世人关注。

李敖曾表示,将儿子取名为李戡,“戡”字在古代有平定、消灭叛乱之意。自认受台湾教育荼毒的李戡,便在新书《李戡戡乱记》中,展现企图平定目前教育乱象的决心,他为推翻教科书中的内容,多次进出编译馆希望能找出理想的诠释,例如“二二八事件”在他的笔下,即衍生出有别现有史家的观点。

  书中除了李戡“戡乱”的文章外,还有李敖长达两万字的导读,以及“准干妈”陈文茜4000多字的长序。李敖对儿子这本书非常赞赏,他说“一般17岁,或无能为力或默尔而息,但这本书,却揭竿而起、挺身而斗”“少说空话,而是用比对、用证据来说话”,更难得的是“有论世的高度和准确度”。陈文茜认为,《李戡戡乱记》“一刀砍断台湾教科书想在他脑袋里塞进的垃圾,再一刀砍断整个岛屿想包围他的窒息窝囊。”

  最近李戡出了一本批评历史课本错误的书,矛头指向民进党执政时期,“教育部长”杜正胜任意歪曲、曲解中学历史教科书,以政治介入教育,对历史课本进行洗脑性的修改,并且以“异族的角度写历史”,让所有中学生混淆是非。李戡多次出入台湾“国立编译馆”,对自己刚刚扔掉的历史教科书,进行多次证伪,书取名为《李戡戡乱记》。

对于儿子在文坛初试啼声,李敖预言:“儿子比我可怕,我只会越来越老,他会超越老爸,指日可待。”

  由于《李戡戡乱记》文笔老辣,锐利不乏苛刻,文风颇有李敖之势,有读者怀疑其中章节是李敖代笔。对此,李戡连连否认,他说,这个绝无可能:“第一,我爸爸没有时间管我这事,我写书的时候,他也正忙着写《阳痿美国》,无暇顾及我的事;二是,他早就不肯也没有兴趣写这类东西了,他的格局不在这里,他现在谈的都是世界级的东西。而且杀鸡焉用宰牛刀,谈台湾是小事情,我来出面就行了,用不着他亲自出马。这些质疑的人是不了解他。”

  台湾“大姐大”陈文茜评价说,李戡的“‘戡乱记’,一刀砍断台湾教科书想在他的脑袋里塞进的垃圾,再一刀砍断整个岛屿想包围他的窒息窝囊,‘戡乱记’成了他‘与成长之地的诀别书’”,“我的17岁比李戡滑头,也因此没有他的成就。他那么愤怒,因而产生了力量,宣告自己高中三年没白念,要以扎实的功夫找证据,并向世人证明‘杜正胜’们太可恶。”

李敖年轻时最爱奇装异服,在台大校园里常身着一身长袍。但李戡穿着朴素,丝毫没有遗传到父亲的搞怪基因。李敖说:“我是反叛大王,儿子虽然正值青春期,不仅没有反叛我,反而对我多了点尊敬。”两人目前还联手在“李敖李戡,双双落网”博客中发表文章。

  谈起父亲李敖,李戡一脸幸福:“我长这么大,最崇拜的人就是我爸。”接受专访时,他还不忘带着李敖的《阳痿美国》四处推荐,顺便搭车做宣传。“在台湾,许多人喜欢朱天心、朱天文,可我不喜欢,我只喜欢我爸而已,他的著作我一字不落全看。他的写作真的是有很强大的历史、文学底蕴在里面,我觉得现在的作家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李戡认为,父亲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他看事情的态度和做学问的技巧,尤其是他的想法很新颖,和别人的不一样。“就是在他那种精神的召唤下,我才愿意去做‘拨乱反正’的事。”

  虽然他还未满18周岁,但已继承了父亲的狂狷之气。他说,以前在中学时代,他在同侪之间就被当成一个大异类,他觉得很多想法和同龄人无法沟通交流。当然他也看不起那些“被教科书洗脑而价值观错乱”的同学。高中毕业后,他决定放弃台湾的高校,拥抱大陆的北京大学。不过,对于拥有万千粉丝的大陆青年韩寒,李戡也瞧不上眼,“韩寒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

今年李戡考上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而由于有新政策,台湾高中毕业生学测成绩达“顶标级”即可免试申请,李戡因此也申请了北京大学,日前已通过口试。北大得知李戡背景后,希望李戡能去北大读书。由于北大的大一新生不分系,这让文理都不错的李戡还有时间考虑是否遵循爸爸的脚步,在文史的领域钻研。

  李戡说,除了父亲,他还崇拜殷承宗、余隆,还喜欢郎朗,“我崇拜的都是这些音乐界大师级人物。”

  李敖的好朋友郭冠英,这位曾经以“范兰钦”为笔名在台湾发表统一言论而被开除职位的人,总是陪在李戡身边。而每次当李戡被记者问到关于对台湾的不满情绪时,李戡也总是以郭冠英的实际经历作例子,借此说明台湾的虚假民主让他多么嗤之以鼻。

获悉同父异母弟弟李戡可能到北大念书,李敖旅居北京的大女儿李文昨天表示,她很欢迎弟弟去,会尽到姐姐责任,带弟弟融入这个国际大都市。(中新)

  虽然父子年龄相差近60岁,但李戡觉得两人交流很顺畅,没什么代沟。“要说代沟,看你指什么事,指那种现在流行什么,现在喜欢什么新东西,当然有代沟。可是学问是不会有代沟的,我跟他谈事情没有什么隔膜。”李戡自认永远也比不上父亲:“尤其是他的学问我难以赶上,太难了。”

  李敖在陪儿子上节目推销《李戡戡乱记》一书的时候说:现在,我是李戡的父亲——李敖。言外之意,父以子贵,而不是子以父贵。

李戡:我不是爸爸这一派的

  北京格局大

  李敖曾描述自己的一生:“一个正确的人,活在错误的地方。”并且无比感慨写下伤逝的句子:“如今那复沧海日,钟声无恙我将归。”今年已经75岁的他,望着和自己整整相差57岁的儿子即将踏上他的未归之地,他满心骄傲和感慨,并在挚友陈文茜的节目里高声向北大女生们宣告:“李戡来了!”

陈文茜:戡戡有写情诗吗?

  李戡今年从台湾师大附中毕业,4月考取了台湾大学,7月又考上了北京大学。他放弃台大上北大,除了弥补李敖的遗憾外,更重要的是李戡不满台湾岛内刻板、灌输式的教育模式。入学几个月,李戡对北京乃至北大都有了很好的印象。他说:“北大的学生真的很厉害,和他们交流你会觉得他们的思维都很开阔,对待问题的态度和视角也是包容而多元的。这一点很像我,我觉得我和他们在思维上没有很大差别。”

  李戡是李敖与现任太太王小屯所生。李王年龄相差30岁,李戡出生时,李敖已年过半百,不过,即使李敖说过这个孩子因为和他整整相差57年,光代沟就有好几条,但熟悉李敖的朋友都说,李敖总是把孩子当成孙子一样地疼爱。未满18岁的李戡,我们可以轻易地从他身上看见父亲李敖带给他的影响。他的批判精神、思想见解、用句遣词,处处可见李敖的影子。对于台湾的缺点,李戡毫不包容,并且和父亲一样,用“臭狗屎”来形容台湾的教育和台独氛围。直言不讳地宣称:自己再也不愿意和臭狗屎为伍了。文词犀利呛辣,颇有乃父之风。

李戡:没有。

  李戡自称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就喜欢上了北京。他说北京“吃得好,也有很多玩的地方”。十一假期他看了首博60年考古展,以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演出,“都是国际性演出,北京有气派、格局大”。由于挤了几次地铁,李戡对北京地铁的秩序不看好。

  李戡也坦言,自己阅读的课外书,全是父亲的作品,间或阅读一些父亲推荐的世界文学名著。所以,李戡的思想、世界观、批判性,基本上是由父亲李敖启蒙和建立起来的。

陈文茜:你完全不是你爸爸这一派的。

  从台湾到大陆,李戡认为,他最大的变化是感到自己的格局更大了,“从一个小地方到一个更高层次的地方,这是我最大的感觉。”

  五年前李敖的神州之行,受到高规格的待遇,相继在中国第一流的学府北大、清华、复旦演讲,并且场场爆满,李戡一路上看见父亲演讲完之后众多热情粉丝和读者围住父亲坐的车子并且热切拍打着车窗玻璃的景象。父亲在群众中这样高高在上受人欢迎、尊重的画面,在当年年仅12岁的李戡心里,无疑是深受震动的,那时就让李戡在内心深处里觉得父亲实在很了不起。神州之行,使得父亲在他心里的位置更加高大、坚不可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