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主合同效力如何手机版下载:,银行对受益人的索赔设置了限制条件

属性确证:担保制度辨析

        二、国内独立性银行保函的法律效力

(2)受益人提交的第三方单据系伪造或内容虚假的;

据了解,这份规定首次明确统一了国际和国内独立保函的效力认定规则。明确独立保函的独立性和单据性特征,切实保障了独立保函项下的付款确定、快捷、安全,为独立保函这项金融创新机制在我国的长远发展夯实了法律基础。

因独立保函的提示付款单据简单、付款责任严厉,司法实践中一直对国内交易中独立保函的效力问题缺乏定论。为此,《规定》坚持贯彻平等保护原则,首次明确统一了国际和国内独立保函的效力认定规则。于第二十三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在国内交易中适用独立保函的,人民法院不能以独立保函不具有涉外因素为由,否定保函独立性约定的效力。

本文选编自何潇:《独立担保之商事法理品格辨析——以担保法体系型构为视域》,载《法学杂志》2019年第9期。何潇,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助理研究员。

        四、展望国内独立性银行保函的未来

(1)保函载明见索即付;

张勇健说,针对司法实践长期以来对独立保函的性质认识不清的情况,这份规定明确指出独立保函是开立人出具的附单据条件的付款承诺,在受益人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单据时,开立人即需独立承担付款义务,受益人无需证明债务人在基础交易中的违约事实,开立人不享有传统保证所具有的主债务人抗辩权以及先诉抗辩权。独立保函虽然具有担保债权实现的功能,但不属于我国担保法规定的法定担保方式,故不适用我国担保法关于保证的规定。

在发生独立保函欺诈时,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临时禁令的司法救济,裁令中止开立人付款义务的履行,使受益人暂时不能得到独立保函项下的付款。在转开独立保函的情形下,如开立人对独立保函已经善意付款的,即使受益人欺诈,人民法院仍不得裁定止付用于保障开立人追偿权的独立保函即反担保函。

首先,独立担保系广泛应用的商事工具,产生于国际商事实践,在商事交往中发挥着融通资金、保障债权快速实现的作用。其次,独立担保体现了效率、外观主义等商事法理。独立担保具有独立性、单据性特征。担保关系不受基础交易关系拘束,依据受益人提交的付款申请及相关单据担保人即需付款。最后,独立担保的体系定位并不能否认其商事担保属性。法国独立担保制度被放置于传统大陆法系“人的担保”概念之下,这充分说明了法国担保法的改革以规则体系内在融通与自洽为导向。

       
第四、保函有效期不确定,或者约定了明确的保函有效期,但该有效期等于或者短于与基础合同项下申请人履行义务的期限。我行保函业务管理规定所附保函也存在类似表述,如《开工预付款保函》表述为“本保函自上述开工预付款支付给承包人之日起生效,在收到监理工程师签发的支付证书(副本)说明上述开工预付款已完全偿还时失效。”《履约保函》表述为“本保函在担保金额支付完毕,或业主向承包人颁发交工证书之日起失效。”《投标保函》表述为“本保函在按投标须知第条规定的投标文件有效期或经延长的投标文件有效期期满后28天内保持有效。”

独立保函是银行出具的附单据条件的付款承诺,无论主合同效力如何,其效力不受影响,其终止、行权均具有独立性。载明据以付款的单据和最高金额,并同时具备一定条件即可被认定为独立保函。独立保函保证金具有对抗司法扣划的效力。

同时,这份规定以诚实信用为理论基础,充分吸收和参考了国际条约、国外立法以及司法实践案例的经验,规定了欺诈例外以及判决认定存在欺诈情形必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彰显了人民法院审慎干预独立保函独立性的价值取向。

《规定》还明确了独立保函的独立性和单据性特征,保证付款的快捷性和确定性。于第六条规定,独立保函独立于基础交易关系和开立申请关系,只要受益人提交的单据与独立保函条款、单据与单据之间在表面上相符,开立人就必须独立承担付款义务,开立人不得利用基础交易或开立申请关系对受益人行使抗辩。只有出现受益人欺诈情形时,才可以作为法定的唯一例外情形对待。

有鉴于此,可根据社会背景变化,从客观规范意义角度理解该法条。从属性特征并非担保的本质属性,而更多体现为立法政策。《担保法》制定之时,市场主体之间“三角债”比较严重,金融机构贷款得不到及时清偿,社会信用状况不甚理想;而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独立担保等新兴担保形式逐渐发展,商事担保之特殊性日益显现。基于现行法秩序背景,将“但书”视为对从属性之例外,更有利于解决现实中的法律适用问题。

       
笔者认为,法学理论和法律应当为社会实践活动服务,两者关系不能本末倒置,立法者和司法者不应对实践中出现的大量国内独立性保函及由此引发的纷争视而不见,对国内独立性保函一味压制,势必给广大独立担保人尤其是银行造成难以估量的风险和损失。堵不如疏,立法者和司法者应当拿出与时俱进的魄力和勇气,摒弃传统担保从属性的观念,顺应国内民商事交易中对独立性保函的强烈需求。笔者坚信,如同当年最高人民法院对银行借新还旧业务由起初所持的否定态度到后来转变为间接承认其合法效力一样,国内独立性银行保函的担保制度引入国内法必将是大势所趋,且指日可待。

一是单据性原则,即只要受益人提交的单据与独立保函条款、单据与单据之间在表面上相符,开立人就必须独立承担付款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将于2016年12月1日实施。

中国法院网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以及企业走出去等国家战略的持续深入推进,独立保函已经成为我国企业参与境外交易和签署合同的必要条件之一,近年来诉至法院的独立保函纠纷案件逐年增多,各地法院对制定独立保函纠纷裁判规则的需求十分迫切。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为我国独立保函业务的全球化发展提供法治保障。

独立担保是人的担保的下属概念。虽然“担保”这一术语具有广泛解释空间,常以之统领“保证”“抵押”“质押”等担保形式,但独立担保本质是债务人之外的第三人提供的信用担保,仍属于人的担保范畴。而在物权领域,虽然浮动抵押、最高额抵押等担保物权制度也属于对担保从属性的突破,存在一定的独立性,但鉴于其与独立担保的制度缘起、运行皆存在较大差异,以更具抽象性的“独立性担保”统领更为合适,而不宜归入独立担保之范畴。

       
第一、受益人索赔时不需要陈述理由或者提供申请人违约的相关证明资料,只要受益人向银行出具符合保函要求的付款通知,银行就应无条件地、不可撤销地、无追索地履行支付义务。我行保函业务管理规定所附的大部分保函文本也是如此,比如《投标保函》表述为:“我行将履行担保义务,保证在收到招标人的书面要求,说明其索款是由于出现了上述任何一种原因的具体情况后即凭招标人出具的索款凭证,向招标人支付上述款项。”《履约保函》表述为:“本保函的义务是:我行在接到业主提出的因承包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未能履约或违背合同规定的责任和义务而要求索赔的书面通知和付款凭证后的天内,在上述担保金额的限额内向业主支付任何数额的款项,无须业主出具证明或陈述理由。”《开工预付款保函》表述为:“本保函的义务是:我行在接到业主提出的因承包人未能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而要求收回开工预付款的书面通知和付款凭证后的天内,在担保金的限额内向业主支付该款项,无须业主出具证明或陈述理由。”

《规定》生效前,由于保函具有从属性,保函的有效期不得早于主债务履行期,否则将被视为没有约定而适用主债务履行其届满之日起两年的规定。因此,即使保函到期,判断保函是否具备终止条件时仍旧不得不审查基础交易的履行情况,而基础交易的审查往往不具有可操作性,效率低下。

此外,这份规定严格规范止付程序,维护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依法确认开立保证金的金钱质权性质,规范针对开立保证金的强制措施。规定还对独立保函开立与生效、转让、终止以及涉外独立保函的管辖权和准据法等问题做出了规定。

另外,《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的规定,于第二十四条规定,对于按照特户管理并移交开立人占有的独立保函开立保证金,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冻结措施,但不得扣划。也即是说,开立保证金符合金钱特定化和移交占有两项条件的,具有金钱质权的性质。该条规定解决了长期以来独立保函开立保证金性质不明的难题。

商事担保不同于民事担保,两者具有以下差异。

       
第二、受益人与申请人修改或者补充基础合同时无须银行同意,甚至不必通知银行,但银行仍应承担保函项下义务。常见的表述有:1、今后任何对合同条款的修改、贵方在时间上的通融、其他宽容、让步或由贵方采取的除了本款以外都适用的可能免除本行责任的任何删除或其他行为,均不能解除或免除本行在本保证函项下的责任。2、对即将履行的合同条款的任何变更、贵方在时间上的宽限、或由贵方采取的如果没有本款可能免除本行责任的任何其他行为,均不能解除或免除本行在本保函项下的责任。3、只要贵方确定卖方未能忠实地履行所有合同文件的规定和双方此后一致同意的修改、补充和变动,包括更换和/或修补贵方认为有缺陷的货物(以下简称“违约”),无论卖方有任何反对,本行将凭贵方关于卖方违约说明的书面通知,立即按贵方提出的累计金额不超过上述总额的款项和按贵方通知规定的方式付给贵方。

(3)根据保函文本内容,开立人的付款义务独立于基础交易关系及保函申请法律关系,其仅承担相符交单的付款责任。

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最高人民法院22日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为我国独立保函业务的全球化发展提供健全完善的法治保障。

针对司法实践长期以来对独立保函的性质认识不清的情况,《规定》进一步明确,独立保函虽然具有担保债权实现的功能,但不属于我国担保法规定的法定担保方式,故不适用我国担保法关于保证的规定。通过第一条和第三条的规定,明确界定了独立保函与我国担保法规定的保证两者之间的区分标准,有效澄清了司法误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